一個人在墨爾本流浪(完)

再走回Flinder Street 與 Spring Street 交接處﹐上了免費的City Tram﹐繞著這個城市中心的外環一圈。這個時候﹐我大概走了半個圈了…有點累﹐也有點餓。我竟然在tram上睡著了﹗再轉回Flinder Street與Spring Street交接處的車站時﹐我決定不再兜多一圈了。反正﹐還是會睡著的…哈哈~~太累了吧﹖﹗

我依著tram的路線﹐走向City Museum。這個旅程第二次用那張七月就過期的學生卡﹐購買入門票﹐進去參觀。據說﹐這個建築物的地庫曾經儲藏金條。進去轉了個圈﹐方知道這個城市成全了不少淘金夢…地下的九個(應該是九個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…)地庫﹐一些拿來展示當時買賣黃金的情景﹐how the deal was done。就像一般電影里可以看到的﹐買金者奸猾的角色﹐以及淘金者那種模糊﹑迷失的眼神。

黃金﹐真叫人著迷。聽說﹐這個城市也叫做金山。


裡面除了展覽有關淘金的種種﹐也不乏一些其他的古物﹑古文件。有舊式腳踏車﹑牙醫病人的椅子﹑留聲機等。這個博物館在五點的時候﹐就關門啦。

這個時期﹐碰巧那裡有卡通﹑漫畫展(入門票也包括這個漫畫展)﹐於是我也去走走看看。說實在的﹐我還真的有點culture shock。他們的漫畫很多都是諷刺性的。諷刺環保意識﹐也諷刺當今政府﹑領袖。看見那些領袖人物被如此這般諷刺﹐而那些漫畫家沒有被關進大牢﹐還真的有點不可思議呢﹗(我想﹐應該沒有吧﹖如果會被關進大牢的話﹐應該不會在博物館里這麼開放的展覽著吧﹖)

接下來﹐又在街上游蕩了…

經過Parliament House的時候﹐正好有對新人在那裡拍照。那裡的Parliament House是公開給人參觀的﹐只要不是碰到議院開會的時候。


我並沒有進去參觀。有點心有餘兒力不足的感覺。那裡的工作時間和開放時間﹐都在朝九晚五以內。如果進去逗留﹐可能就來不及去其他地方逛。或許﹐他們都很提倡work-life balance或者公事公辦之類的生活或者是處事方式。

我覺得少了一些人情味﹐卻覺得這樣是最好的。放工後還得想公事﹐把公事帶回家﹐帶進夢里﹐第二天還是為公事煩惱。週末假期﹐也在為工作打拼。很恐怖的生活。

我這是在幹什麼﹖這不是寫關於我的南半球旅程麼﹖呵呵~~

祝這對新人﹐白頭諧老﹐永浴愛河。


然後﹐站在路旁﹐看著行人來往匆匆﹐我把那半尺長的三文治吃了。(我的午餐﹐終於入肚了。)

我繼續走著﹐終於看到一些書店和布莊。看到那個布莊﹐我還真的想進去看看﹐買布﹗看到那個SALES字眼麼﹖﹗我被自己的念頭嚇到了﹐於是快步繼續走。


沒多遠﹐就看到了一間日本餐館。我好想進去用餐﹐卻因為剛吃午餐﹐而打消念頭。心裡微微嘆息。難不成﹐今晚吃麥當勞﹖

在經過第三間日本餐館的時候﹐我就直接進去了。雖然不覺得餓﹐可是﹐就是想吃熱騰騰的食物﹐吃熟悉的食物…我的任性﹐自己也管不住…

我吃得飽飽肚子漲漲的…我下一個念頭就是﹕“JJ﹐看你還敢想吃飯麼﹖﹗”原來﹐這樣把自己用飯撐得飽飽的﹐可以讓自己對飯產生恐懼感﹗哈哈﹗離開那餐館前﹐在地圖里﹐看到一個Buddhist Center﹐靠近State Library那裡。我想看看在墨爾本的佛教會是怎樣的﹐於是朝著那個地方去。

我在那條街來回走了幾次﹐都沒看到什麼佛堂﹐還是有關佛的字眼﹐有點失望。我就在附近的教堂前﹐拍了一些小東西的照片。^^ 這就是Canon A550 拍出來的噢﹗


好累﹑好飽。再向前走﹐就是State Library了。應該要進去看看吧﹖﹗更何況﹐我還持著學生卡呢﹗

休息夠了﹐就繼續上路。

我在State Library里經歷了一些小插曲。由於不能把包包帶進圖書館﹐於是就在那裡租個小箱子裝包包。這個租小箱子收包包都是自動化﹑電腦化的。當我打開那個箱子時﹐發現裡面另有包包。我進退兩難﹐又沒有圖書館員在那裡站崗。好失望噢﹗為了不讓自己再破費租另一個箱子﹐於是進去圖書館參觀就此作罷。


我不曉得這個圖書館的設計是什麼式的。我只聽說過歌德式建築物。這個圖書館是不是歌德式﹐我就不知道啦~圖書館的外面﹐很多人來往﹐也有很多人坐著﹑躺在草地上﹐很熱鬧的說。圖書館外﹐有大概四個彫像。我不懂他們是誰噢~

突然聽到警笛聲﹐好幾輛救火車經過圖書館。我看見正在慢走的人們﹐躺著﹑坐著的人﹐都無動于衷。反而我這個路人甲﹐還有點緊張﹐不知什麼狀態。看見四週保持原狀﹐我這個路人甲在拍了一些照片後﹐也開始走回skybus的車站﹐回飛機場了。

JJ在墨爾本流浪記﹐就此結束。紐西蘭之旅﹐就在隔天開始。好興奮﹗可以見到ET了﹗
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