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在墨爾本流浪(續)

一路上﹐也經過了Immigration Museum。很想進去走走﹐可是…奇怪﹐怎麼那個時候我會這麼堅持去Information Center﹖我只記得﹐想去那裡看看有什麼特別地方可以去…說來好笑﹐我那個時候在想﹐如果真要寫一本書來記錄這趟旅程得話﹐博物院和藝術館是必去的地方﹐而且﹐這些地方是最容易去接觸﹑了解當地文化的途徑。這個博物院﹐我…就只路過…




這個就是我堅持要到的目的地。這個玻璃建築﹐只是個入口處。Visitor Center其實是在地底。一路上﹐墨爾本城市還是給我有點窒息的感覺。走進了這個Visitor Center﹐我很快的就給自己訂購了給回程在墨爾本逗留兩天得行程與住宿﹐然後帶著鬆一口氣的心情﹐繼續逛墨爾本城市。我記得那一天是星期一﹐應該很多人忙著上班的﹐然而﹐馬路上得行人…應該可以以聯綿不斷來形容吧﹖哈~

後面的那個黃色建築物是Flinders Street Station。我沒本事把整個車站拍攝…

這個Visitor Center位置與十字路口的其中一角。另一角則是這個St. Paul Cathedral。那裡其實有好幾間教堂。我竟然沒有走進教堂﹗

前一晚做了功課﹐在地圖上選了幾個要去的地方﹐在那個Visitor Center弄丟了﹐讓我有種更迷失的感覺。我在想﹐幸好只是剩下半天逗留在這個城市。(應該是因為覺得迷失和無助感劇增﹐才會想早點離開這個城市吧﹖)於是﹐我就只看著另一份地圖﹐繼續隨便走走…從Visitor Center出來後﹐知道在這個城市逗留的時間有限﹐於是就沒有再回頭﹐往Yarra River的另一岸逛了。行程鎖定Melbourne City的中心。


St. Paul Cathedral 教堂


Federation Square的一角

在Subway買了午餐﹐就帶著它逛了好幾個地方。我對食物的要求不算高﹐只是對自己不吃或不喜歡吃的食物會有所忌諱。就像是朋友告訴我哪的咖哩面比較好吃﹐我無法分辨它們的不同。我一律會說金灣的最好吃﹐因為我喜歡它的雞肉。其他的就不好吃麼﹖噢﹐不﹗其他也好吃。哎呀﹐逗了個圈子﹐我還是沒有表達我想說的話﹐就是﹕如果說要達到某個程度﹐才算是好吃的食物﹐我這個程度的設定是很低的。只要能入口﹐又不難吃﹐就算是好吃。當然﹐我會額外的給熱騰騰的食物加分。想像我在異鄉﹐只看到三文治﹑咖啡等冷冰冰的食物…實在讓我大倒胃口。我肚子餓得不得了了﹐我還是只是帶著那Subway的三文治到處走動。一點胃口也沒有。這對一個貪吃的人是種煎熬。

我看著地圖﹐走到一個草場。我想﹐在這個地方﹐學學當地人﹐悠閑的在樹下吃“便當”應該還很不錯的說。一想起冷冰冰的便當﹐我還是…(此刻肚子溫飽的我﹐在一個多元化餐館的國家回憶當時的飢餓﹐卻不肯讓那三文治入口的情景﹐胃部竟然也有點難受。我記得當時這麼對自己說﹐幹麻我會身在那裡﹖乖乖待在國土里﹐安分守己﹐不就好了嗎﹖這樣的對話﹐不時在腦海里上演。雖說﹐這樣的形容有點誇張﹐可是﹐我竟然這麼認為自己在“苦行”著…另類的苦行。)

然而﹐看見了美麗的風景﹐還有花朵﹐我﹐忘了什麼叫做飢餓。


星期一的中午﹐竟然這麼多人悠閑的躺在草地上﹐坐在樹下﹐走在小路上﹐或是休息﹐或是吃著便當﹐或是看著書﹐或是走走逛逛﹐在辦公時間的時候…還是﹐這個城市擠滿了向我這樣的旅客﹖我沒有停下腳步﹐繼續似有目的﹐又沒有目的地繼續走﹐羨慕甚至嫉妒這些悠閑的人。

這個地方﹐叫做Treasury Garden。越過了這個花園﹐過了Lansdowne Street﹐來到了另一個花園﹐Fitzroy Garden。根據地圖﹐這個花園有四個景點。我去了其中兩個﹐ Conservatory 以及Cook’s cottage。


圖底的建築物叫做Conservatory。我的英文不是很好。我只道這個地方屬於溫室。它的面積不大﹐卻種了好一些不知名的花。我超喜歡看花。或許是源自母親的基因﹐而喜歡這些花。這個溫室外頭﹐還有裡頭都有一些少女的銅像。我不曉得她們是否屬於歷史人物﹐神話人物﹐還是純粹是藝術品。直覺告訴我﹐她們應該是從神話里跑出來﹐被銅像藝術家困在這裡﹐一生一世守護這個溫室吧﹖我想太多了…

順著Fitzroy Garden的小道走下去﹐就到了這個Cook’s Cottage。說老實的﹐在沒有進去這個小小的cottage之前﹐我還真的不懂誰是James Cook。原來﹐他是個很出名的航海家。關於他的生平史記…我這個魚腦袋的人﹐裝不了這些資料。嘻嘻~~


我有點納悶﹐以一個著名的航海家(我把他和拿破侖當成同一類)﹐怎麼屋子這麼小﹖一家四口住在這麼小的cottage麼﹖那些賓客到訪的時候﹐有地方招待麼﹖以前的人都很矮小的麼﹖還是﹐這個是個迷你Cook’s Cottage﹖難道﹐他以前真的住在花園里麼﹖他沒有鄰居麼﹖如果有的話﹐其他的cottage呢﹖

嗯﹐我滿腦袋裝的﹐都是疑問句。我並沒有想要發問﹐或者該說﹐身邊沒有人讓我可以問。這是屬於自己的世界。

屋子的後院種了不少herbs以及花。我看到那些像退了色的葉子﹐感到驚奇。


(寫了這麼多﹐才寫了在墨爾本城市的上半天…寫流水帳的日記似的﹐自己也覺得悶。然而﹐憑記憶回想起當天的行程及所看到的情景﹐似乎有種再次旅遊那個地方的感覺﹐一個人旅行的感覺。回來這麼久﹐就只和幾個人分享了照片﹐也不是整個旅程的照片。這樣的旅行﹐還真有點寂寞的說。)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