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10月19日星期二

蘸水筆



上次說,想要一支flex nib的鋼筆。不過,記得自己買過木杆蘸水筆,好像有flex nib的。今天終於“抽空”拿出來玩。

根據淘寶購物記錄,這是在2019年雙十一的時候買的。一直沒拿來用(玩)。這個品牌是羽墨文,其實我也爲了要寫這篇文章才去看是不是有品牌名稱的。哈哈!

話説回來,會把這搬出來,也是因爲有支擱置已久的鋼筆,墨水已經差不多用(乾)完了。不過,不確定之前放的是哪罐墨水,顔色是大概褐色的,因此才拿出這蘸水筆看看,是不是那斑節龍墨水。結果,不是。

不過,我就繼續在【光影閒】裏試試這筆。不過,我許久沒有練習花式英文字了(拜托,那是中、小學時候的事了),而且還學不會控制墨水和筆之間的關係……寫得有點糟。

到後來,也寫了些中文字。雖然字寫得不美,我還挺喜歡它的效果。

話說回來,用這筆寫字,似乎每個字母、每個字,都需要重新點那個墨水,不然就會沒墨了。和玻璃筆比較的話,玻璃筆就佔優勢多了。如果說,玻璃筆也需要這麽頻密地點那個墨水,下面這篇應該會讓我抓狂,寫不下去。

嗯,這兩頁是用玻璃筆寫的,用的是同系列不同顔色的墨水。寫了兩個版本的心經。才發現,原來我的英文字,也可以寫成這樣小小、一粒粒的樣子的!



覺得,原來用不同的筆,會自然的寫出不一樣的字體。而且,在寫的過程中,也有不一樣的心境。用蘸水筆寫字,大概可以好好鍛煉我的耐心。用那木杆的蘸水筆,甚至還可以鍛煉自己的抗……抗什麽呢?提升抗抓狂能力!

2021年9月12日星期日

整理、準備鋼筆

最近又開始整理書房/儲存室。整理的當兒,當然包括整理鋼筆。於是,給一些鋼筆清洗了,也裝墨了。

第一支就是用這個魚憶的藍神仙墨水。從盒子裏拿出來的時候,墨水竟然已經倒出了差不多90%!心痛極了~





接下來,就這一支吧。不用converter或墨囊,直接把墨水倒入那透明的筆桿裏,就完事了。這支筆尖比較粗,我還真喜歡這樣刮紙的感覺。





接下來的三支,都裝上了Pilot的黑墨水。

第一支是Pilot筆,什麽款式……呃……以前買的時候沒留意,當時也沒在意。:p 目前收藏中唯一的m尖鋼筆。



第二支是筆陌,彎尖的,墨水很不流暢,需要用力慢慢地寫。不過,喜歡它寫時刮紙的感覺、效果。照片拍到focus在它的筆身,因此同樣精神的第三支筆筆尖也變focus。拍照技術有待改進。



再接下來也是彎尖的,來自……我還真不懂什麽品牌,不過寫的時候很順滑。網上購物記錄沒找到,因此……真不清楚是不是網購的。可是我又沒印象去實體店買……



寫在本子上的,兩支彎尖筆的次序調換了。



最後介紹我最常用的兩支鋼筆,用的是上次買了100支墨囊,紅色和藍黑色的。紅色的比較少用,因此偶爾會出現墨水不流暢的感覺。藍黑色的,我也不曉得用了多少支了。那隻黑色筆身的,是隨100支墨囊附送的,寫的時候,很順滑。



最近的三分鐘熱度來到了鋼筆畫、鋼筆字……然後,很想擁有Pilot的Custom Heritage 912 black FA筆尖的……捨不得花錢買這個……再忍忍。可能會看上其他比較便宜的flexi nib也說不定。哈哈~

2021年8月29日星期日

第二劑Pfizer疫苗

說起Pfizer,如果不是因為被派到打這個疫苗,我想,我應該不記得它的spelling。哈哈!

話說,打針的前兩天,我又開始大感冒了。我擔心,因為感冒,就趕不上這第二劑疫苗,因此一直勤喝水、早睡。終於等到了星期四,我的小旅行又開始了。

為了減少出門率,我這次還在大馬郵局預定了時間,去還road tax。瓜雪的郵局因為預約爆滿,我只好約了另一家郵局,繞道再去打針。

關於郵局的制度,是不錯的。不過,沒有所謂的Jaga站崗、看預約。還好,郵局裡面也不多人。我順利的拿到那張珍貴的road tax後,再上路。也順便繞道到藥房去買父親的藥,再轉去打針。

這次,我比上一次早到半小時。在領號碼牌的時候,比較慢。這個PPV也給walk in的人來報打疫苗。



這是這天的造型。哈哈。



很快的,就被“移”到khemah區。Khemah區額風扇是在上方的。我沒事做,拍了個照。



這是我上次沒拍到的⋯⋯告示紙?我記得母親打針的時候,是需要填這表格的。到了這裡,就成了station 1等候區的“讀物”。



在staion 1的時候,我特地去最靠左的隊伍排,想說,這次就拿個A牌的。誰知⋯⋯當天沒有A隊,而且,A隊的隊伍與B隊合併!因此,我們的隊伍特別多人。顯嘍~更顯的是,我的照片庫裡,竟然是拍成這樣。我還真不是個合格的blogger⋯⋯





不過,我卻遇上了唯一男醫生,而且是華人耶!不過,我沒有料到他用中文問問題,加上耳背的因素,應該大概30秒,就⋯⋯next please。哈哈!這次來打針,預備了要寫部落格,因此有照片做紀念!



下一站,打針的地方,我們B隊就十分宏壯了。看,別隊的冷冷清清的。難為了B站的護士了~我的前面共有8個在等著打針啊!



打針的時候,我沒敢拍照。怕影響護士的情緒。不過,那個打針的護士小妹妹⋯⋯應該是很疲勞。她機械性地讓我看針有0.3ml,用沾了酒精的棉花在我左臂掃了一下,就打針了。然後再讓我看針裡的液體沒了,就丟進垃圾桶。說真的,整個過程,我是愣住的。根本沒來得及看⋯⋯也沒叫我scan什麼code,就讓我出去。我再三的問了,她才指牆上的小小bar code,讓我scan。無語⋯⋯我知道我們要體諒這些前線工作人員,但是⋯⋯他們也要敬業啊⋯⋯



打了針後,我學在美國的YouTuber,甩了甩左手,嘗試活動活動。我的hyperactivity又開始了。那段15分鐘真難捱。我左右腳一直在原地點腳尖、腳跟,嘗試把那excessive的energy散發出去。不過,我覺得好像不只是我一個人一直在蠢蠢欲動,整個B隊伍的人時不時想起來上前給醫療人員檢查,然後提早離開。這⋯⋯可能是Pfizer後遺症。哈哈~

要離開這個地方了。或許,這輩子不會再來,也說不定。想到這裡,我又拍了幾張照片留念。這就是室內體育館啊~


最後,去drive through打包了麥當勞,回家去。

這第二劑,不曉得是不是護士沒用心打針關係,回家後,發現棉花上沾血了。:( 這第二針的後遺症,就是左手比上次疼得快、疼得多。沒怎麼低溫發燒,有點發熱氣。呃⋯⋯基本上,就是手疼啊!不過,沒有像上次那樣,那麼難舉高。疼了個兩、三天就沒事了。好啦,我盡了公民的本份,希望一切能回到正常的軌道,回到原來的軌道是不可能的了⋯⋯

我的電腦桌

歷經了一年多的xMCO,我也終於把那儲存室弄出了一個正式的電腦桌出來。這篇文章是要曬我的電腦桌⋯⋯和椅的。



這張桌子,之前是堆了個兩層的書架,桌上滿滿的是什麼,我也忘了。我這魚腦袋就無法裝太久的事。

剛開始在老家待的時候,我就只有這個可以拉出來的小板子工作。



這樣工作也有一年了。幾個月前,我才開始“大整理”這房間。Week 10的時候,這張桌子才正式成了比較像樣電腦桌。那個時候,已經是這間房間改造4.0了。目前的狀況,是升級版,5.0。

我從5月開始,陸陸續續地添購了智能顯示器、無線降噪耳機、無線鍵盤和滑鼠、電子畫板、電子閱讀器等⋯⋯像是要把我前幾年停止買一些電子產品的空洞一併補上去。不過,我還是沒有買一張比較像樣的電腦椅。

我的“電腦椅”就是用這個改造的。



另外,還加了輪子呢!



上次生病出院後,才下決心去買張椅子。這張椅子太麻煩了。被蚊子叮了,來不及退後報仇。現在,只要蚊子靠近,我就可以容易的後退,找那隻壞蟲!哈哈!

這是我桌子整齊時候的狀態。那椅子呢,我等了有一個月多吧?它才姍姍而來。原本是有head rest的,也特地選有head rest的。不過,母親說那head rest弄得我的坐姿很不好,因此就把它拆除了。



我一直很喜歡這張桌子,因為它夠大!搬出去住後,也從來沒有擁有過這麼大的一張桌子了。沒想到,這麼多年後,我會又開始用上了這張桌子。我很滿意。

目前的一個缺點是,我的Macbook無法連接去那個顯示器。那個cable留在工作室⋯⋯等可以跨縣的時候,再去搬回來吧。^^

2021年8月8日星期日

我的一些耳機



前幾個星期收到了我最新買的耳機。這是我目前比較頻密用的耳機,公司的沒有在裏面。

中間的是從淘寶買的。應該買了有三、四年吧?我不記得了。主要是想在從停車場走向公司的廿、卅分鐘裏,聼一些音樂或有聲書,可是不想被耳機綫“糾纏”,因此入手了這個。價格大概馬幣百多塊。日本牌子,Sansui。我一直以爲可能是香港公司的,剛才用谷歌搜了一下,發現是日本公司。哈哈!這個的聲音很不錯。

接下來,今年買了兩個耳機。先買右邊的那個耳機。這個耳機很貴,有ANC的功能。原本在Shopee上也找到別款同樣有ANC功能比較便宜的,不過讀到買家說和這個的效果差太遠了。因此,咬緊牙根,在覺得最優惠的時期買下了。這個要馬幣千多塊。有了這耳機,我開始用來專心工作、做自己的事情。畢竟,我的座位是斜向著客廳的電視機,房門也不可以一直關著,因爲不通風的關係,因此這個耳機大大的減低了“外界”的干擾。不過,我還是可以聼到一些些“外界”的聲音,有一丁點兒的不滿。會覺得很慶幸買的是這款,而不是之前看到兩、三百的耳機。不然效果可能會更糟。另外,我也可以在開會的時候,移動身子,不需要一直坐著,靠在桌子旁。只不過,説明書也有提到,它對wifi可能會有影響。偶爾,我在開會的時候,會有掉綫狀況。也不知道是因爲我的網路不好還是因爲這耳機的問題。噢對了,這個是Sony WH-1000XM4。

最近入手的是左邊的耳機。我是先在淘寶看到骨傳導不入耳概念的耳機。後來在Lazada看到廉價版的,想説買回來試一試。至今,我還是不清楚它真的是用骨傳導的,還是其實在我兩耳外面成了兩個小喇叭。下次有空用我的麥克風錄音,看看可以錄到聲音嗎。自FMCO開始以來,我已經有幾個月沒見到妹妹了。最近,就是用這耳機來和妹妹通電話。聲音很清楚,妹妹也沒complain聼不清楚。之前都是用Sansui的,現在比較常用這個。戴著它,沒仔細看的話並看不出我在戴耳機。比我耳背還嚴重的父親好幾次以爲我在跟他説話而一直問什麽……根據Lazada的頁面,這品牌是叫做NanXiangzi,馬幣二十多塊。

雖然我只有一雙耳朵,但是……我有好幾副耳機。還有一副是公司的,耳機的cover已經破損了。另外一副也是有綫的,用在錄音時當monitor用。

這篇文章是想在【戀戀物語】臉書主頁分享的。弄成影片太耗時了,發現還是寫部落格比較簡單。

今天8.8,你網購了嗎?

2022 余白小奶磗



我對日本的幾款手賬本子念念不忘。一是Midori的余白;另一個是Hobonichi的Techo系列。前幾天網上看到大馬這裏開始銷售2022年的余白,於是就迫不及待地在上班時間下手了。昨天送到了。真開心。明年不選Hobonichi的原因,是因爲我還有一本類似的本子預定了明年用。明年年尾吧,我就要買Hobonichi了!至於會不會繼續買余白……應該不會吧?畢竟,基金有限。

不過,買了這磚塊,我又開始擔心了。因爲之前買了MD本子,就是我的【光影閒】,還沒用到一半呢!要加油了!我要趕在紀念結束前,把它填滿!

也不曉得是不是不能出去旅行,因此比較捨得花錢買比較貴的本子……

商家另外送了我一支EF尖的鋼筆!Yes!

我的第一劑疫苗

上次第一次做了Covid test,我就立刻在MySejahtera注冊要打疫苗。會拖到那一刻,原因有倆。一則,在等著公司的安排,因爲想打Sinovac;二則,被突然生病的自己嚇着。

結果,隔天醫生說,要等骨痛熱症好了以後,才能施針。以我目前的身體狀況,小血板不夠,白血球也不夠,抵抗力這麽差,怎麽打?於是,就祈禱不要這麽快輪到自己。

也不曉得是不是在MySejahtera頻頻注冊去診所、醫院,因此一直都沒有動靜。公司的計劃開始有進展。然而,進展趕不上變化。在我最後一次去診所做檢查后的幾天,我收到了MySejahtera的通知。不過,被assigned的PPV竟然和父母都不一樣。我網上搜了一下,在瓜雪的這個PPV似乎都是打Pfizer的。只看到兩三只小貓在這個PPV打卡說打的是Sinovac。我很掙扎。不過,公司的負責人之前也和我聊過,說千萬不要等公司的安排。如果MySejahtera有appointment了,就去那裏,只要通知他一聲就可以了。想了想,我還是去這個PPV吧。只要不是AZ,應該都還好吧?!

我對疫苗的選擇,是這樣的。一開始的時候,我覺得Pfizer應該最溫和,畢竟剛開始的時候,聽説如果是懷孕婦女就會被安排打Pfizer,那麽應該是最好的吧?後來讀了一些關於這三款疫苗的資料,心裏就偏向Sinovac了。畢竟那是用病毒滅活制成疫苗,加上儲存不需要超低溫,因此覺得它應該是最安全,最容易維持有效性的。

記下我搜的資料。

輝瑞(Pfizer / Comirnaty)用的是mRNA,把病毒的「遺傳訊號」片段包在奈米等級的油脂顆粒。人體内會因這外來的核糖核酸而產生反應,製造出有新冠病毒特徵的蛋白質,再來產生抵抗、防衛。新冠mRNA疫苗三不同 | WHO資料

阿斯利康(AZ)用的是黑猩猩攜帶的腺病毒載體疫苗(Viral vector vaccine),讓人體自行病毒免疫反應。我們的身體對這腺病毒並不會陌生,因此可以很快地自行反應來對抗這沒有傳染性、無害的病毒。一次搞懂「腺病毒疫苗」 病毒載體傳送基因 | WHO資料

科興(Sinovac)則是用新冠滅活病毒,讓我們體内的抵抗系統去認識這病毒,進而產生抗體來達成免疫。「滅活」新冠疫苗 | WHO資料

我對新科技、基因改造產品一直存有顧慮。因此,當父母都是得到Sinovac疫苗后,我大大放心。只不過,由於公司的計劃很緩慢……我還是被最新科技的疫苗選中了。好吧,就當一次白老鼠吧……

話説回來,我住在瓜雪縣這麽多年,我從來不知道有這麽一個體育場。當然,我的kampung離瓜雪市區要大概半小時之路程啦~如果不是像KL人那樣要去那裏吃海鮮,在沒有Tesco以前,都不會去那裏啦。更何況,我大多數都宅在家……



上次帶母親去UiTM時,那裏的過程和環境挺完善的。第一劑時跟著安排的路綫,在室内等待,每個窗口都得等上一會兒,然後打針,再到另一個建築物去觀察、休息。第二次更簡單,drive through的,觀察期我們在一個有棚子的停車場等候,然後離開。因此,我到瓜雪的這個Stadium Tertutup時,大吃一驚。聼廣播,這在外面等的,還分了兩區,一個叫garaj,靠近建築物那裏等的叫khemah。



我的預約是早上十點,結果拿到的號碼是四百多。我快要崩潰了。由於有點耳背,怕聼不清楚廣播,加上garaj的前面有很多空椅子,我就直接坐在靠近前面,大概在四分之一的地方,靠近風扇。太陽很給力,加上上次醫生說我沒有曬太陽很不好,於是我朝外坐,讓太陽一次曬個夠。呵呵~



後來廣播說,如果三個月内曾經中了Covid,或和Covid病人近距離接觸,又或者有Covid狀況的人,不可以進入建築物。如果進了建築物,經檢查屬於這三種情況,將會直接罰款。最糟糕的是,罰多少,他沒說。他只説,如果不確定,就向khemah裏穿著白袍的醫生詢問。

輪到我去khemah等候時,我就問白袍醫生關於骨痛熱症、剛出院,現在什麽症狀都沒有,是否可以繼續前進?他說只要沒有不舒服就可以了,不過進去后要向裏面的醫生交代。

雖然說,當我聽清楚報告的時候,念著的是大概三百多號去khemah等。不過輪到我可以進去建築物裏等時,只花了大概半小時。過了第一個窗口詢問一些近期活動后,就給了一個牌子挂在身上。UiTM都沒有這樣的……不過,我也不清楚爲何我的自拍爲何是閉著眼睛的……過了第一個窗口,我們被分爲六、七個不同的隊伍。我在D隊裏。接下來要去的窗口或打疫苗都得在D號裏進行。



在醫生做詢問檢查的時候,他們問了我骨痛熱症的時間和入院的時間,寫在我填了資料的表格中,非常嚴謹。裏面不可以拍照,不過我偷偷拍了這個。



兩個人同一時間在裏面打。這讓我有點驚訝。難怪會這麽快……不過,和UiTM很不一樣。在UiTM填的表格也不大一樣。而且,UiTM也發了一張關於打的疫苗的資料,而這裏就只有laminate的共參考,還被綁在椅子上呢!這是我“光明正大”的拍下來。哈哈!





在打針的時候,想說和護士玩一下,說注射器裏真有藥水嗎?沒想到她反應很快,指出顔色的差別,并且把針拉下來給我看那色差。呃……我只是想輕鬆一下狀況,反而變成了有壓力。於是我乖乖地坐著,告訴她說我怕打針。她看起來雖然年紀輕輕的,不過打針卻很熟練,很快就完成了。在觀察閒,那裏有多個電視機重複播著疫苗的資料、可能的副作用和新冠的資料。後來一通播音讓我緊張起來。他說,在緊急房間裏的某某人的家屬,請趕快過來。希望那某某沒事。時間到了,而我暫時也沒有什麽不適,於是就可以回家了。

回去后,精神狀態還很好。我用“水療法”,給自己體内猛灌水。被打針的手臂有些不適,在第二、第三天無法完全擧起來。身體也有發熱跡象,所謂的“發熱氣”,沒有發燒。無驚無險地就過了第一關。再後來,看其他YouTuber說,打完針要狂甩手。下一針,我知道了!:D

我們的科技部長凱里說,打了科興,他的中文變得更好了。我打了輝瑞……我的英文是不是會變更好?還有,我會說德文了嗎?好像沒有耶~

PS:順便呼籲大家,不要因爲打了疫苗就出去趴趴走。打了疫苗不代表不會染上這病毒或者不會幫忙傳染這病毒噢!

2021年8月3日星期二

生病記 - 骨痛熱症(完)

昨天寫第二篇的時候,想到可以分享關於那張粉紅卡(紙),還有關於骨痛熱症的症狀什麽的,才想說連同第一篇一起在臉書也分享。第一篇因爲首張照片是我的左手插管不果的照片,因此朋友都腦補了我目前入院的情景。今早看手機的notification,嚇了我一跳。一位在澳洲的同事還奇怪,昨夜才談了一下工作,怎麽又住院了。我說,你不是早就知道我上次入院嗎?看來,我得寫個disclaimer、説明什麽的。嗯,我已經痊愈了。不過,在這裏寫也確實無法讓在臉書只看“封面照”自己腦補故事而沒點進來我的部落格看完整故事的……

不過,這個分享最重要的是要說,在目前疫情狀況之下,當然可以待在家裏休養是最好的。骨痛熱症是沒有藥的,得靠自己的免疫系統自行痊愈。因此,待在醫院的第二天,我其實在考慮,是不是連危險期也可以在家裏休養呢?這個,我沒有一定的答案。不過我想,如果可以的話,還是去醫院比較好。畢竟在醫院可以吊水,幫忙補充水分。我在醫院的時候,除了血小板和白血球在標準以下,肝的數據也不大好。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是怎麽樣。不過根據數據,醫生說那是因爲肝臟有些腫,因此需要大量的水去調整。最後在醫院的驗血報告,所有數據都開始好轉,雖然沒有達到標準。

還有另一個重點是,當你染上骨痛熱症的時候,被普通蚊子叮咬后,那隻蚊子成功去叮別人的話,骨痛熱症也會散播,不需要是黑斑蚊的。在家休養的話,切記一定不要給蚊子叮!要不然就很大可能傳染給家人、鄰居。因此,中了骨痛熱症直接入院相對來説,對旁人會比較安全。

以下是我的牢騷啦~

話說回來,我已經填好星期一要吃什麽菜單了。除了第二天是隨機用餐,接下來的兩天半,我是美滋滋的從每日菜單上預定隔天的菜色。不過,由於星期天就可以出院了,我來得及扣下這菜單。:D



早上的驗血報告指向可以出院了,吃了午餐,還在醫院裏等。於是,有幸地繼續吃下午茶。哈!不過,我期待的tomyum晚餐就無緣了。



入院花了七個小時,我在想出院得花多少個小時?

上午十一點,再次驗血。下午一點半醫生過來說可以出院了,下個星期六復診。我立刻點頭說好。護士說可能需要個兩、三個鈡。他們可能怕我偷溜,所以沒有把我右手的插管拔開。可憐的右手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。。。



三點了,下午茶時間。大概三點多吧?我才收到了AIA收到FGL的request。大概四點吧?我終於等到AIA的notification了。急忙走去護士台問,她們說還在等其他部門通知。(我這是多麽的歸心似箭啊!)這個時候,隔壁床來了一名印籍婦女。看她也是靜靜地,不像之前的roommate比較外向、多話,於是我們都各自“忙”自己的。

四點了,護士過來叫我去結賬。她告訴我去結賬的大概路綫,我就去到了醫院的lobby。那裏沒人。好不容易等到了唯一一個窗口有人時,她說我得過去ER的counter去結賬。問了路綫,我走過了之前待了七個小時的ER,然後被告知counter在ER的外面。在那裏,繼續等了好一陣子,才成功結賬。氣死人,Covid test自己得還錢不打緊,明明都說是single了,還額外給我弄個pregnancy test,得自己付錢。難不成她們認爲我有機會成下一個聖母?她們告訴我說,我的保險也不包括復診。於是,我下定決心,復診不用來了。免得再次做covid test,等很久才能見到醫生。

想說,從原本走過的路綫囘去lobby的窗口領藥時,才走進ER沒幾步,急診的醫生就趕我出去。她說誰知道我剛才在外和誰接觸過。我氣得想說,不是又要框我再做covid test吧?!一名好心的護士小姐告訴我說可以從醫院正門過去。結果,我直接走進去,那裏的security也沒說什麽。領藥之後,我就直接囘病房了。護士小姐姐才姍姍過來幫我拆插管。我告訴那護士小姐姐說,麻煩告訴醫生,下個周末我不過來了。我會在家鄉那裏做復診、檢查。從醫生說我可以出院到我踏上歸途,花了三個小時半。夠efficient!



一切就緒,終於可以回家了。回家的路上,我想起和我距離不到10公里的妹妹,我們卻無法見個面,心裏還真感慨。

回去后,繼續過了幾天的靜養。有想過或許試試看上班。最後還是不了了之。這幾天有點像去禪修營一樣,只是不用打坐,沒有紀律的,長時間躲在冷氣房裏休息。電腦都懶得碰。後來,又再出血了。聼妹妹說,她朋友患骨痛熱症時,一直反反復復,一個月后才出院,我又開始擔心了。隔天又去診所看醫生來確定目前狀況。

拿了醫院的病情資料給醫生看,醫生就直接說我的免疫系統太差了,連他所認識的老年人都比我強。還説,他看到的華人在這個時期最注重錢和健康,說我沒有。我忍不住囘了一句,因爲我是普通大馬人嘛~也不曉得他有沒有get到我的笑點。不過他就繼續ngam我。然後再抽血,又是嘗試了兩次才有血出來……幸好,驗血報告很給力。恢復正常了。不過,這……不懂算不算月經是怎麽一回事?醫生說可能我的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還沒有恢復過來。如果我擔心的話,他可以開藥給我“止血”。我說,既然是這樣就不要了。讓它自然停吧。由於之前經期挺常規的,醫生說要等下個月的月經日期為標準了。

後來周末時,我才弄了這一頁手賬。哈哈!



過了幾天,一切都恢復正常了,我也開工了。

不過,AIA突然更新那GL,還有一項和Covid相關的項目,我得付費。問了HR,AIA負責人說,可以等醫院聯絡再付。這可能要兩、三個月。如果要早點付錢的話,可以自己聯絡醫院。我的選擇?當然等他們聯絡啦~

-- 終 --

2021年8月2日星期一

生病記 - 骨痛熱症(二)

昨天忘了提到,骨痛熱症究竟是怎麽一囘事。首先是潛伏期,接下來就會開始頭疼、頭暈、發燒。這是第一期。發燒期過後,就到危險期。吐瀉不停、或有出血狀況,甚至可能出現窒息的可能性。

在KK領的那張注冊卡有説明骨痛熱症是什麽症狀,然後是危險症狀。

這是在家休養指南。



危險症狀。



裏邊則是病人的資料。



以前聽説一中骨痛熱症,就得入院。在目前Covid-19的狀況,可以在家裏休養,應該是最佳選擇。可是,因爲有一些危險症狀發生,有腹瀉和出血狀況,醫生也沒什麽指南可給,只叫我入院,我也只好這麽辦。

到了第六天,也就是入院后的第二天,開始每天的早上六點抽血、驗血。護士沒有從插管裏抽血,應該是因爲得用那個插管來灌藥……每天我的小血管就和護士玩抓迷藏,痛苦難言。

不過,好在醫院的食物挺不錯,於是我開始有胃口吃東西了。每餐給家人“報平安”成了我的娛樂。

在這裏曬些照片。

在醫院的正式第一餐。











這是公司給我寄來的花和水果籃。由於我的床位靠窗,有風水位擺放這個。



在醫院的日子,我就只上上網、和家人聊天,還有一些朋友知道我患病的事,不時發信息給我,問關於我病情的進展,很感動。我在醫院繼續過著這樣悠閑的生活。沒有看書、想創作、弄影片什麽的,更沒有手賬。血小板繼續跌,直到星期天早上才微微上升!醫生說,只要一上升就可以出院了。真開心。

住在醫院裏,早晚包括睡覺時候,都戴著口罩。耳背也開始痛了。加上洗澡很不方便,似乎沒有熱水,我又怕冷。還有,手上有那個插管,還真惱人。

這是我的狼狽樣。



我每天硬著頭皮跟護士要乾净的病人袍。奇怪,病人不是應該穿病人袍嗎?護士沒有主動給病人袍的……我的鄰床是穿自己的衣服。她是因爲耳水不平衡還是什麽原因導致她昏闕,因此才入院。她比我早一天出院,於是最後一晚,我住的是“單人房”。哈!

話説回來,護士過來告訴我,血小板有上升的跡象,因此再抽一管血,得再驗。嗚嗚嗚~醫生之前沒交代這個啊!今天先“秀”我的左手壯烈的照片。我可不是癮君子噢!





出院手續很亂水。明天再繼續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