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棵樹




我挺喜歡這棵樹。它就在我家對面。每每黃昏時分,當夕陽灑在它的樹葉上時,像是暈染了秋天的感覺。我一直很想畫出這樣的感覺。

和母親傍晚在屋外的凳子坐著聊天的時候,我又禁不住讚嘆了這棵樹,然後拿起手機拍照。

她問,為什麼我的鏡頭要包括那大片紅色的屋子。我回答道,因為我想有一天可以把這美感畫出來。

呃?那,那紅色屋子有關係嗎?

關係可大了,我在畫畫中,除了不是很認真之外,還很懶惰。小時候,記得我們去皇家山寫生比賽那一次,同學們都坐向河口、風景,而我,坐向草場,畫草場。

因此,我可能畫出來的,就是那紅色的屋子,加上這樹的身影。

為自己的機警感到驕傲啊!只不過,沒有人欣賞啊~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