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從雨中走到天晴

外面下著毛毛雨,我撐著傘,決定從人生翹課半小時。


擔心沒有證據證明我的浪漫舉動,於是拍下了當時還可以看見雨滴的痕跡。然後,四周突然放大了,變了個模樣。


我看見水珠躺在葉子上,葉子躺在草地上。我怎麼轉換角度,也找不到那水珠正為誰倒影。


抬頭一望,不曉得那是寄生的還是附生的葉子在露出歡顏迎著雨。它們不需要像主樹一樣長得高,卻擁有自己的⋯⋯呃,叫做葉生?


我站在不規律的石子路上,假裝有健康意識的在做腳底穴道按摩,促進血液循環。至於有沒有效果,就不得而知了。


邂逅了另一片葉子。曾經有人唱,葉子是不會飛翔的翅膀,翅膀是落在天上的葉子。那,落在地上的是⋯⋯?枯葉。


不遠處的一棵樹,個子不大,樹根卻佔了一大片地。這或許就是沒有根深蒂固的自卑作祟下,顯明要更多的安全感(佔有欲)。還是,這僅為了掩飾動搖的心?


好多洞洞葉。可我沒看到毛毛蟲。早起的蟲兒被鳥吃,所以它們索性變了夜貓子?這該是多少只毛毛蟲的藝術作?


如果把這張照片單獨的放,或許可以想像到沙灘、海浪,還有風箏。這裏距離海很遠,距離湖很近。就像很多時候總覺得距離夢很遠,距離想很近。所以常想太多,卻夢不見。


我還撐著傘,雨卻停了。我終於捨得關上雨傘,從浪漫的細雨中走入天晴。留在葉子上的水滴,見證了這場浪漫的小雨。

今早,你也像我一樣步入了一場浪漫?

噢?不好意思,我沒看見你。


留言
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