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題


那是一片湖。湖的面積很大,大得我誤認為海。只是,海何曾如此的平靜?

此岸的草地經昨夜的一場雪而被染白了,彼岸的草地卻是青翠的,只有山頭披上白帽,和白霧成了一體。如此安寧的景色,哪堪風起雲湧?

不要,請不要用你的鋼琴聲融化湖面的薄冰成漣漪。哪怕那紋路是微笑的,也會驚動朝北飛去取暖的鳥兒。就這麼一次,咱們就靜靜地坐著,等到午餐時間,再步行到附近的日本餐廳,點一客三文魚套餐吃,好嗎?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