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親種的胡姬花





昨天還羞羞答答的,今天就盛開了~

它剛露出小小的花邊時,一隻毛毛蟲在啃著。這花,被我無意中救下了。

我和母親說,如果這是花仙的話,會不會感激不盡,而想以身相許?母親說,可是你是女的,怎麼以身相許?我說~現在有那個什麼同性戀啊⋯⋯不過,想起來還是怪可怕的,它依舊是花就好了,別是仙。呵呵~

留言
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