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窗座

今天和ET去了Define Burgers用餐。那個時候,我們是唯二的顧客。靠窗完全沒有窗座。


我們不約而同的想起2012年在首爾的那家在北村的餐館。我說,今晚就找當時的照片⋯⋯結果,找了我的po文,原來我根本沒寫關於那家餐館。可能是因為,那是日本餐館,也可能因為當時沒拍什麼照片。有這張,窗外的景色。


當時我們就坐在長長靠窗的座位,成了窗櫥的模特兒。

噢,這家餐館叫做Kokoro Bento。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