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

臉書不提醒我,我也沒刻意想起,十年了,我的南北半球遇見雪的驚喜。

先是北半球的俄勒岡,追上下雪的尾巴,然後整片白茫茫的景色。我忘了那是什麼公園了。沒想要寫那一次的行程。應該是說,放棄寫關於那次行程吧?不過,找回以前的照片記錄,應該可以知道那地方的名字吧?


後來,去了南半球找ET,遇見了一場早來的雪,在特卡波湖旁。我和ET樂壞了。我們說過,五年後要再來這個地方看極光,結果⋯⋯


五年之約變成了8年之約,新西蘭也變成了冰島。我們也一起在不同的城市裡,留下了記在心中、照片中的足跡。^^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