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扇門


冬春還在緩緩的交替中,那棵樹還是光溜溜的,長在正門前。門外冷清,三、五路人匆匆的低著頭走過。那樹枝的影子正投射在門鈸上,而兩旁的門神固守著這扇門。氣氛寫著“等待”兩個字。等著樹長葉子?等著驛夫送信來?等著門打開?等著人歸來?

畫面是靜的,卻是有聲的。屋內隱約傳出的輕氣息聲,是悲哀嘆息,還是松一口氣,就不得而知了。就當作風吹過耳邊產生的幻覺吧。我不過在這裡待了三句鐘而已,沒什麼。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